分类 1号站 下的文章

■观察家·代表委员议政录

设定个人负担最高限额,个人不再承担超出的费用,超出的费用全部由医保报销,避免患病家庭因医疗费用过高致贫。

近年来,我国大病医保制度不断完善。饶是如此,白血病、恶性肿瘤等重大疾病治疗费用不菲,仍让很多患者家庭债台高筑,这其中,有77%的重大疾病患者都是未成年人。

我们对正在全国八十多个城市医院进行治疗的530名重大疾病患者的家庭进行了调查后发现:因治疗费用过高,不少小康家庭一病返贫,在调查的530个患病家庭当中,借债最高的借款达到250万,借款百万以上的74个,占调查总数的14%;有303个家庭开始卖房卖车卖家产,占调查总数的57%;有181个家庭靠低保生活,占调查总数的34%。

据统计,参与调查的530名重大疾病的患者,总计已发生医疗费用24484.8万元,实际报销4718.1万元,报销比例仅达到19.70%。实际报销过程中,还会有很多掣肘因素,如住院费用报销周期长,各地执行标准不一致;受地方保护政策影响,重大疾病患者转诊困难,入院门槛费及重复检查费用,加重了患者的负担等。

鉴于此,建议采取多项措施:

首先,完善救助机制,把医后救助变医前救助,创建重大疾病救助绿色通道。搭建全国联网的救助平台,重大疾病就由医保部门提前把住院押金交到治疗医院,个人自筹部分可以在治疗期间筹措,在治疗期间如果患者家庭无法筹足应该个人承担部分,由政府部门进行评估,再通过各种救助渠道帮助筹款,或者是政府给予重大疾病治疗无息贷款。不能因为治疗费用的筹集,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

其次,提高医保报销比例,也把现在的国家报销封顶规定改为个人负担总额封顶。应该按照实际发生的治疗费用,按规定比例进行报销,同时设定个人负担最高限额,个人承担费用达到限额,个人不再承担超出的费用,超出的费用全部由医保报销,避免患病家庭因为医疗费用过高致贫。

再者,搭建社会综合救助平台,对已经致贫的重大疾病患者全面进行救助。将现在各种新农合、城镇医保、职工医保、民政等多个负责医保的部门合并,医疗保险做到一站式报销结算,同时由国家在福彩基金中落实救助经费,再加以政府补贴为主,社会慈善、企业捐赠、个人积极参与的多方面的筹资渠道,帮助已经因为重大疾病致贫的家庭脱贫。对重大疾病的救助工作前移,不能等患病家庭山穷水尽再进行救助;在救助方面,不要只限于收入型贫困家庭,对于支出型贫困家庭同样宜给予帮扶。

还有,取消现在的重大疾病确定的标准,按发生治疗费用总额进行救助。现在的重大疾病只是规定了二十几项,各地医保机构在审核医疗费用时,只好机械地查询患者所患的疾病是不是在这二十几种疾病名录之内,很多恶性肿瘤或罕见病,只因为没列入重大疾病名录就被拒绝救助。

此外,重大疾病取消转诊限制,让每个人公平地得到救助机会。省城以上的医院与一般城市的医疗水平有很大的差异是不能否认的,所以在重大疾病的治疗方面,希望取消转诊治疗限制,更不能因为转诊降低医保报销比例的限制。

□张宝艳(全国人大代表、宝贝回家创办人)

责任编辑:张岩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28年前一个中文都不会的老外,让全世界看到没有PS过的中国多美

献给中国人的情书。

你知道90年代的中国到底是什么模样呢?

你见过爸妈最年轻最时髦的样子吗?

你是否了解外国人眼中的中国家庭印象呢?

今天,就让我们跟着一个外国人的镜头,

重返90年代!

重新认识中国!

1990年,一位来自荷兰的摄影师

罗伯特·凡德·休斯特(Robert Van Der Hilst),

受到法国版《Vogue》杂志邀约,

来做一个上海专题摄影。

那年5月,

他带着一部尼康F 35毫米相机,

几个不多的镜头,

柯达克罗姆彩卷正片,

抵达上海虹桥机场。

在此之前,他从未踏足过亚洲。

现在,他到了这座西方人眼中神话般的城市。

到达上海24小时之内,

他就爱上了她,

他知道自己会不断回到这里。

事实也的确如此。

1990年至1993年间,

他往返上海七次,

为不同的杂志完成不同的拍摄任务。

他镜头下的上海,

市井沉浮,饮食男女,

在90年代的日常世相中,

绽露奇异的美。

旧时幽深的弄堂

是老上海人最熟悉的聚落

大家都住这样的房子

90年代的上海乍浦路,

鼎盛时期有100多家饭店。

大小酒席,

夜夜良宵。

那时候黄浦江对面的陆家嘴,

没有东方明珠,

没有环球金融中心,

没有金茂大厦,

也没有香格里拉。

江边晨练的老人,

在摄影师眼里很是稀奇

人们聚集在人民广场上,

晒晒太阳,跳跳舞。

跳完舞,去个热闹的茶馆子

聊聊天,喝喝茶。

到了傍晚,

老派上海人穿着睡衣,

就在路边乘凉。

那时候汽车还很少,

公交车上也乘客寥寥。

路上最拉风的是凤凰牌自行车。

罗伯特漫游在上海的街道,

观察着路边的风景。

路边的饭馆,

烟火气十足。

那时候,

上海是全中国最洋气的地方。

路上的时髦女郎与潮流青年,

吸引着摄影师的镜头。

摄影师不停穿梭在上海的大街小巷,

不停拍着照片,

记录下那些早已被淡忘的记忆。

90年代的上海之行,

让罗伯特对中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也让中国的“家”文化,

深深根植在了摄影师的心里。

“来到中国后,

我才发现家庭对一个人影响非常之大。

我的家庭不美满,

所以中国让我真正有家的感觉。”

于是,2000年之后,他又来了,

在中国这个广袤的国家旅行拍摄,

开启一个《中国人家》的拍摄项目。

从2004年开始,

年过6旬的罗伯特花费了6年的时间

走访了中国20多个省份,

拍摄了1000多个家庭。

“家,是中国人心中唯一的城堡。

我想借此拍摄,

谈谈对家的理解。”

刚开始拍摄时,

罗伯特遇到了一个很大的麻烦:

他不会中文,

不能和拍摄者进行沟通,

更不用说进到别人家里拍摄了。

但是,很快罗伯特就发现,

当他身处中国家庭里时,

语言变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我们用眼神、用情感、用感受来交流。”

“他们比我想得开放多了”。

“他们请我坐下,让我跟他们一起饮茶,

他们的真情和热情让我深受感动。”

罗伯特拍摄的多是中国底层家庭。

他会仔细观察人的表情、屋内的痕迹、装饰。

他说这些都是这户人家

对生活的衡量,

对美的理解

和他们生存状态的反映。

拍摄时,他既不打光,也不用后期软件,

但他的画面却都精美无比。

人物脸上的神态,

坚定自若。

屋子里的静物,

仿佛一幅幅古典油画。

这些中国人家深深打动了罗伯特,

他说:

“中国人真正的样子,

是努力且热情好客的。”

2010年,罗伯特终于完成了《中国人家》的拍摄。

他在影集的扉页上写着一行红色的小字:

献给中国人民。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