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今年立法计划确定 紧急状态法拟4月审议

2017-03-16 17:48:02 来源:娱乐天地

索爱K750c的卖点都内置了200万像素自动对焦摄像头,4倍数码变焦,并具有微距模式,还支持多种白平衡模式,以及PhotoDJ相片编辑和VideoDJ简易剪接应用程序等影像编辑器,可轻松截取清晰的影像、记录丰富色彩的图片,具有非常专业的拍照功能。K750数码相机的操作模式界面,提供4连拍、全景照、白平衡、点测光、防红眼等专业影像功能,让你轻松、快速拍出好照片的同时更能玩出多种变化。并且还拥有分辨率为176×220像素的26万色TFT材质屏幕;支持40和弦铃声,并具有MP3播放功能。

其它功能方面,支持3D游戏,内置FM;传输方面,红外、蓝牙、数据线都应有尽有。该机还内置了34M内存,并且支持最大2GB的记忆棒扩展,让用户的图片、音乐、视频、游戏可以随心保留。另外值得一提的就是,该机还可以把用来拍摄夜间模式的补光灯当成手电筒使用,使用起来还是相当方便的。

李骋觉在北京确实有些名气,他的真名一直不肯透露给我,但是他告诉记者,他的身份是一位企业家的朋友,而自己主要是替他看风水,看相并算命。在记者目及之处,李的屋子里密布风水书籍,没有几本是普通人可以看懂的,这也隐隐显示了他作为门客的价值。

3年前,他的就业地点还位于湖南衡山脚下,那时候,凭借自己家的祖传手艺,李骋觉也算是远近有点名气的李半仙,当时的李,每次算命都能收个10元到100元不等,他告诉记者:“那时候一天大概也能挣个三四百。”

后来,李骋觉现在的朋友兼东家——A到衡山游玩,在山脚下等人的时候,一时兴起,来到李的算命摊前,要求他算一卦,结果,李一举算出了这位老板当时的心事,“我当时跟他说了以后,还告诉他,回去把他们家原来朝南的大门堵上,然后在西边重新开一个门,这样事情就能迎刃而解,他当时愣住了,对我说,难道你还会看风水?我先信你一回。”

三个月后的一天,那天是中秋节,李骋觉照例来到衡山脚下摆摊,刚坐定不久,就见远处A带着老婆兴冲冲而来,直说他是一个活神仙,要求他跟随自己回到京城,帮助自己实现事业的突围。

李骋觉本是一个江湖人,至今仍然未婚,自小父母双亡,也就跟着回了京城,被安顿在北京东城的一处小四合院里,自此开始了自己的门客生涯。

回到北京后,A给李配备了一部三菱越野车,并给了他一些钱,以保证他的生活质量,而李骋觉告诉记者,他是一个清心寡欲的人,很少追求物质上的享受,“在这里,一来不用为了生活继续奔波,二来也为了报答A的知遇之恩。”

据李骋觉自己介绍,他给A提供的服务主要是看楼盘风水,在A拿地的时候,帮助把好风水关,而在楼盘整体规划出来后,他则会给出自己的风水建议,“比如说A去年在南方某城市的一个楼盘,刚开始设计的是四幢楼中间围着一个花园,但我告诉他,还是错落有致比较好,因为这样的包围之势,使得整个楼盘的地气被分割,会造成财源被截,很难卖得好,后来A根据我的建议进行了修改,那个楼盘也帮他赚了一大笔钱。”

但李骋觉也承认,自己平时也会帮助A友情客串,“他有很多朋友都在政府部门任职,有时候那些官员要买房子的时候,我也会去帮助他们看风水,他们的孩子结婚生子、升学就业,我也会去帮他们看命,这些东西主要是替A在外面挣一些面子,从来都不收费的。”

熟悉李骋觉的人告诉记者,李确实深得A的喜爱,据说他少有算卦失手的时候,即使没有算准,李也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一个有趣的例子是,李还曾经被A请往山西,为A的一个煤老板朋友的煤矿看风水,但不巧的是,该老板的煤矿后来还是发生了一些事故,但是李认为那是因为当时这位煤老板没有向他透露全部细节。

像李这样的门客,现在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中国现实社会中,一些三教九流的所谓“能人”,开始重新以帮忙他人的事业和生活为生,这同时也意味着,门客——这个中国古老的职业的回归。

除了李骋觉这样的文门客外,武门客也同样深受欢迎。一位在山西经营煤矿的老板B就请了两个武门客,以提高自己煤矿的“经营秩序”。该老板在一次和记者的谈话中直言:“你别看我挣的钱多,但现在的工人很难管理,动辄就跟我‘闹事’。”

一年前,B老板从老家带来了两个门客,此二人均是退伍军人,原先在家做点小生意,与B老板有一些往来,后来B老板见二人的生意每况愈下,就将他们接到山西,包吃包住,让他们带领一队保安,维持煤矿秩序。

据B老板回忆,此二人刚到山西不久,矿上的一部分工人就开始聚众要求加薪,“当时矿上的保安队伍还很不成形,这二人二话不说,上去就‘制服’了领头的几个工人,其他人立即就老实了。”

当记者想深入与B老板聊聊他的门客时,B老板摇头认为,自己的两个门客算不上什么,他在浙江一位老板家里见到过一群门客。这位老板虽然出身农家,但是甚为喜欢看历史书籍,为此吸引了大批当地和外地的人才在家,充当门客,这其中既有一些大学毕业的所谓智囊,又有一些农村的壮劳力和当地的地痞充当打手。

据B老板向记者介绍,那些文人墨客现在都被该老板安插在自己的家族公司中,担任各种职务,有专门替他写材料的,有为他提供咨询的,也有一些当地的下海官员为他进行公关工作,做各种各样的游说工作,争取政策,疏通关系。

但是B老板也向记者指出:“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互相瞧不起,而且有许多人根本没有能力,完全是在混事,但照样拿着公司的高薪,住着公司的房子,基本上处于游手好闲的地步。”

有意思的是,这位浙江老板的公司离中国有名的“师爷之乡”绍兴不远,而这个公司的“现代师爷”们也有好多是来自绍兴。

一位来自江苏,做建材生意的C老板对记者说:“许多江苏浙江的老板也开始注意仿效古人,吸收门客,但是现在仍然停留在一个比较初级的阶段,没有形成规模,不过这个阶层的队伍也正在逐渐壮大之中。”

有趣的是,一些先富起来的江浙老板还吸引了一些艺术鉴赏方面的专家,来为自己的收藏爱好出谋划策。C老板去年在国内的一个大型拍卖会上购买了一件艺术珍品,据他介绍,就是他请的首席艺术鉴赏家亲自坐镇,最后以较为合理的价格购回。

C老板对记者说,他准备在这个首席艺术鉴赏家的帮助下,逐步完善自己的私人博物馆,为此,还准备再请几个在艺术上有造诣的人,来充当他的艺术门客。

曾几何时,消费者买IT产品,电脑城等IT专业销售渠道是首当其冲,甚至是唯一的选择。然而,这一切随着数码时代的到来而悄悄发生着改变。

PC进入传统超市并呈现“热销”状况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儿。而像数码相机、MP3这样的最近市场颇为火热的数码产品也越来越多的摆到了传统超市之中,传统超市与专业的IT卖场正在进行着一场惟妙的“数码搏弈”。然而,最近不断有消费者反映,时下一些传统超市里卖的数码产品,尤其是数码相机,价格高得离谱。

近日,有消费者向我们反映,称在某购物超市购买的一款数码相机,与电脑城和家电连锁店销售价格相差悬殊,“有上当受骗的感觉”;而近期,还有多位读者向我们反映了类似问题。为何超市和一般电脑城或家电连锁店销售的相同数码相机,价格却有如此大的差别呢?

因为超市购物的物美价廉,从大城市到小县城,超市在我们的生活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也正因为消费者对超市销售模式的信赖,以数码相机、MP3为代表的IT产品逐渐爬上超市货架,但是,这些超市IT产品的价格却似乎无法让人把它们与“物美价廉”联系起来。

10月中旬,一位来自广东东莞的读者发邮件向记者询问几款数码相机的购买意见和价格,记者回复后很快接到这位读者的问题——“为何你给我的价格和一些购物超市的标价相比低那么多?差不多800元啊!”。而实际上,记者给这位读者的建议价格是从电脑城多家经销商处问到的。

本月初,一位广州消费者找到记者,称“我怀疑我被骗了”。原来,这位消费者10月底在某超市购买了一款柯达数码相机V550,加256M存储卡整价3550元。后来,一身边朋友试用了他的数码相机后觉得不错,于是到电脑城也购买了一部,但价格却截然不同。

“我是信任超市才到超市买的,哪知道同样是正品,同样是加多256M存储卡,朋友只花了2650元,而我却花了三千多,价格竟然相差上千元!”这位消费者相当气愤,后来他到电脑城、国美、苏宁询问,发现V550+256M存储卡价格都是2700以下,于是他到超市投诉,得到的答复是“超市里数码相机的价格是合理而透明的,不存在欺诈行为。”。

近日,记者在广州多家超市的实地调查,以及对北京、南京等多个城市超市进行的电话访问,证实了读者们遭遇的问题——部分超市柜台销售的数码相机确实存在不太正常的“天价现象”。

以同一款柯达数码相机V550+256M存储卡为例,在广州天河家乐福、广州友谊、天河城等多家超市和商场,这个捆绑销售的标价是3500元左右,而在百佳等少数几个超市,价格是3000元左右;在家电连锁国美和苏宁则是2700元左右;在电脑城,这个搭配则只需要2600元左右就可以拿下(部分数码相机价格比较见图表)。

难道存在水货和行货的差别?记者随后致电厂商负责销售的人员和代理经销商,得到的答复是:2700元左右的价格是比较合理的。而据行内人士透露,实际上目前市场上水货的价格比电脑城报价还要低几百块。

据记者实地调查,众多在超市销售的数码相机都存在此类价格虚高的情况。按常理推测,超市一般有多家连锁,那么大批量采购的量应该比电脑城一般小商家为多,形成规模采购成本应该稍低,更能给消费者提供优惠的价格。即使说超市运营成本高,但也不至于把价格抬到如此高的地步。价格稍低的百佳等少数几个超市以及家电连锁国美和苏宁就是一个最好的比照。

莫非厂家对超市的定价有不一样的规定?或是超市有什么“难言之隐”?带着疑问记者采访了厂商和多家超市的相关工作人员。

11月9日下午,记者首先致电柯达(中国)有限公司广州办事处,该公司负责接待媒体的一位员工先是表示“对超市和电脑城一般经销商,柯达的定价策略并没什么不同”,后又说,更详细的情况将会联系相关负责人后尽快给记者回复。不过到记者截稿时止,我们仍然未接到回复。

随后记者与多家数码相机厂商华南区市场方面的负责人取得联系,他们均表示,不管是超市还是电脑城,从厂商拿货的价格相差不大。

“可能有部分进超市的产品有一定针对性,但是价格上并没什么不同,也没听说哪家公司对在超市和商场销售的产品价格进行了规定。”一位负责人说,“估计是超市和商场自己的规定。”尼康一位负责销售业务的员工这样说。

在随后的采访中,多家超市和商场的销售人员和主管向记者证实了厂商们的回应。

在广州天河百佳,销售人员表示,超市、家电连锁店以及电脑城商家从厂商拿货的价格实际上相差并不大,也没听说哪家厂商对不同类型商家有价格上的不同规定。

“像我们家电连锁店,采购的量大,采购价格肯定是稍低的,不过应该和一些超市的采购价相差不大。”广州天河东国美店的一位主管说。

在采访中,有超市的销售人员和管理人员告诉记者,之所以数码相机在某些超市和商场价格如此高,与超市中数码相机专柜的设置有很大关系,“并不是与厂商毫无任何关系,这里面有着一般消费者并不知情的许多东西。”广州家乐福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主管说。

在采访中,有多位不同超市的销售人员和主管均向记者提到了这样一个说法——超市中数码相机的价格与销售专柜的设置有很大关系。

“实际上,有些超市、商场里面的数码相机销售专柜并不属于所在的超市、商场。”广州天河百佳的一位销售主管说,“说白了,这些专柜可能是厂商的,也可能是一些外面商家的,超市只负责把里面的柜台租赁出去。所以,价格上超市并无权干涉,甚至一些产品质量问题,超市也很难监控。”。

换言之,在这样的超市或者商场,里面卖数码相机的人只是看中了超市的人气以及大家对超市的信任,租下超市的柜台来做生意,柜台所经营业务严格意义上并不属于所在超市、商场。

记者了解到,这种租赁超市柜台销售数码相机的模式与百佳、苏宁、国美等以超市名义统一大量进货、销售的模式有比较大的不同。因为这类柜台拿货上并无任何优势,租赁成本较高,而且柜台商家一般都想赚取更高利润,所以产品价格普遍偏高。而这也是为什么许多超市中的数码相机价格高得离谱的原因。

甚至有超市管理人员提到,在这类柜台购买数码相机并不等同于在超市购买其他产品,“在这样的柜台购买数码相机,风险不小。一个是产品的质量,因为并不直接隶属超市,所以超市有时候难控制;另外就是售后,消费者必须直接找厂家,超市一般不愿意牵扯进来。”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超市主管这样分析。

“在家乐福,包括数码相机在内的一些家电柜台,严格来说并不属于我们,我们只是租柜台给他们,然后收取一定的费用。产品出现问题也是找销售产品的柜台或是直接找商家,我们并不直接负责。他们的定价我们更无法控制。”一位接受记者采访的家乐福主管这样说。

看来,虽然同在超市,产品的身份和价格甚至质量还是有着较大不同的,同志们以后要多留意了!而超市老大们,是否也应该提醒一下信任你们的消费者哪些是属于你们自己的,哪些是外人的业务呢?

与IT专业卖场相比,传统超市产品的高得离谱,尤其是数码产品,经常会有数百元甚至上千元的差价。然而,记者却发现,这并没有影响到传统超市IT零售业务的增长,究其原因,服务正在成为传统超市争夺客户的“杀手锏”。在统一着装、统一收银、微笑服务、专业配送等看的见、摸的着的服务外,各传统卖场都在厂家的质保之外推出了更加完善和人性后的服务措施。比如,国美一分店承诺购机后用户可享受“三年软硬件免费上门服务”,这对于不太精通IT知识的用户具有相当大的吸引力。

记者以PC为例对传统卖场的服务吸引力进行了调查。某款价值4999元的电脑在国美售价是4997并有赠品;而在电脑城该品牌电脑专卖店,销售人员报出的最低价格是4799元。这样算来,从电脑城购买电脑应该有200元左右的优惠,但免费上门服务却比国美少了两年的时间。按照厂商的服务条款,出一年质保期后上门服务要收取80元以上的服务费,而对于家庭用户而言,一年中出现三两次故障非常正常,这样算起来,一年就可能再支付200元左右的服务费,所以国美对于家庭电脑用户的确更具吸引力。我们希望这样的服务能出现在更多的数码产品上。

在这项总价值13亿欧元(合15亿美元)的合同中,西门子交通技术集团的订单部分价值6.69亿欧元,合同赋予其职责有三:一是整个工程的设计和计划工作;二是在德国本土生产制造首批3列列车和一些重要部件;三是向中方合作伙伴提供技术支持和技术转让,使中国合作伙伴具备相应的生产能力。

西门子中国合作伙伴唐山机车车辆厂,虽然目前并不掌握高速列车的制造技术,甚至连时速200公里列车中外联合制造都没有。但在获得西门子的技术后,将承担其余57列列车的生产,其合同订单价值是6.31亿欧元。

与去年8月铁道部向3家中外联合体招标采购时速200公里列车不同,这次向西门子联合体采购的列车,是时速300公里的高速列车,与德国著名的、最高运营时速380公里的ICE3系统,是在同一平台上生产的。德方将向中方转让技术并提供技术支持,也就是说,中方花了6.69亿欧元购买了高速列车的生产制造技术。

胡锦涛访欧期间,中国还向空中客车和罗尔斯·罗伊斯订购了11亿欧元的飞机和引擎。这两项采购是纯粹的买产品;而向西门子联合体采购的列车,则是引进技术。而且中方还在这次采购中占了将近一半的份额。

何况引进技术,价钱也并不贵:去年向阿尔斯通联合体购买60列时速200公里列车,阿尔斯通公司也转让技术,价格是6亿欧元。从去年到现在,人民币对欧元汇率上升,折合人民币分别为6亿欧元和6.69亿欧元的这两份订单,价值大致都是65亿元人民币。但是,两批列车速度不同,其制造技术的难度和价值,是有很大差别的。也就是说,花同样的钱,从西门子购买了更高的技术。

合同规定,在中国生产高速列车,本土化率要达到70%以上,涉及的技术转让部分有动车组列车的一般性组装、车体、转向体、牵引变压器、牵引逆变器、牵引机车、牵引控制系统和列车网络控制系统。

因此,这次技术引进,将对京沪高速铁路技术选择产生重要影响。鉴于京沪高速铁路技术路线之争僵持不下、决策部门莫衷一是,这次技术引进,充分显现了轮轨高速铁路的优越性:通过“以市场换技术”,以优惠价格获得高速列车的生产制造技术,中方掌握技术后,通过吸收创新,将实现70%以上的国产化。

而国产化则意味着大的商机:到2020年前,中国将建设包括高速铁路在内的1.2万公里的客运专线,总投资规模2万亿元,其巨大的商机,无疑会为迈进高速列车领域的国内企业带来不可估量的发展机遇,占领国内市场的绝大部分份额。

相反,如果修建磁悬浮高速铁路,同样是西门子,态度截然相反:在这个领域,日本低温超导磁悬浮尚未成熟,只有西门子及其伙伴的技术稳定并实现了商业化,在全球市场中,处于垄断地位。西门子已经明确表示“不会向中方转让技术”。

也就是说,京沪高速铁路如果决定采用磁悬浮,列车系统中方只能全部购买,国内企业一点也参与不了,而且以后的维修也将仍然依赖西门子。至于价格,区别明显:这次采用西门子技术生产的轮轨高速列车,每列平均价格2亿元人民币;而上海磁悬浮示范线购买的列车,每列平均4亿元。前者买后教会中国同行,后者只卖不教。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