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称拉登与扎瓦赫里联合号召袭击美国石油管线

2016-01-30 11:13:18 来源:娱乐天地

她以找人帮忙送杨玲到“武汉育才外国语学校”读书为名,拿走杨家借读费8000元、建校费10000元,并以将杨玲送去参加米兰杯绘画比赛为由,索取出国费用20000元,上学送礼费11500元。后来又以伪造飞机票、办出国证费用等手段,陆续骗走了杨家共9万多元钱。

因觉得杨燕家好骗,潘圆一刻也没有停下脚步,甚至是变本加厉,肆无忌惮。

2003年至2004年,潘圆自称在市规划局有熟人,又以可办房产证、占地、办建房证等理由,骗取杨燕家13万多元。潘圆还再三鼓动杨家把房子拆掉重建,她称自己的伯伯就是搞建筑工程的,可以帮杨家做房子。她还煞有介事地与杨父签了一个工程施工合同,并以预交工钱,买材料为由,共要走杨家6.6万元。

潘圆前前后后40多次从杨家拿走的钱已达62万之巨,而且全是杨燕母亲从银行提取的现金。

为了骗取杨家人的信任,潘圆平时在杨家经常吹嘘自己父母很有钱,她还特意在天梨花园租了一间154.3平方米的房子,然后带杨燕去看房,声称是父母送给她的礼物。

4年了,潘圆的种种承诺一次都没有兑现,这让杨燕的父亲开始警觉起来,2004年11月9日,杨父跟踪潘圆来到杨园一处很旧的两间平房,看到的情景跟潘圆的描述反差很大。杨父向邻居打听,邻居反映潘圆是住在这里,她的爸爸妈妈都下了岗,一直靠摆摊卖早点来维持生活,但最近两年没有摆摊了。

杨家这才觉醒,找潘圆逼其还款,潘圆分3次共还11万元钱,并写下一张欠条。

2004年11月24日,杨家再一次找到潘某要钱,潘圆将伪造的天梨花园的房产证押给杨家后,一家人搬走无影无踪。多方寻找,杨家在东西湖农场找到潘圆,但潘圆竟装生病变成了哑巴搪塞,再没有还一分钱。

房子被拆了,已无家可居的杨家还得自己盖房,他们东借西凑,好不容易将房子盖起,由于实在是没有钱,最后连房顶也没有封。

今年2月24日,万般无奈的杨燕父母到洪山区徐东派出所报案,民警寻找5个多月,终于在今年7月,将躲藏在汉阳郭茨口的潘圆抓获。

潘圆一直自称在武汉某国际旅行社工作,行骗后每月拿2000元钱孝敬父母。警方查证,“湖北陆军勘测学院留学部”、“武汉育才外国语学校”均系伪造,武汉某国际旅行社也查无其人。

杨燕母亲是个善良憨厚的家庭妇女,说起这件事欲哭无泪。她说潘圆经常到家里来玩,平时嘴很甜,加上又是女儿的好朋友,家里也没把她当外人,根本没想到她会是这样一个骗子,被她骗得几乎倾家荡产,还向亲戚借了20多万元,两个女儿的前程也耽误了。

因为等待出国,本来可以上武汉科技大学的大女儿杨燕,已经没有上学了。更可怜的是小女儿杨玲,等着上“武汉育才外国语学校”读书,等了三年一直没有上学,导致上学没有学籍,现在只能找一所民办小学借读。10岁的杨玲没有读一二年级,就直接上三年级,现在功课都跟不上,这件事对她心理伤害很重,画画也没有继续学了。

戴着眼镜的杨燕,是个非常单纯的文静女孩。她告诉记者,自己平常很少与人来往,压根不知道还会有人骗她,且还是被她当作亲姐妹一样的同学。

杨燕说,其实回过头来想想,潘圆的谎言都是非常幼稚和可笑的“小儿科”,稍有识别能力的人就会识破,被她这几年骗走了60多万,不能不说是一个沉重的教训。(图/记者万勤)

新华网北京8月12日电(记者张淼淼)12日的北京“大雾弥漫、雷声滚滚、暴雨倾盆”。气象专家称:这个季节,这三种天气现象同一时间“联手”在京城出现至少10年未见。

12日早上9点整,北京市气象台发布暴雨黄色预警:目前强降雨云带已到达北京上空,北京城区及东北部地区将出现暴雨。截至上午10点,记者了解到,西三环的玉泉营桥、南四环的科丰桥等桥底均出现积水。

从11日开始,大雾就已弥漫京城,闷热潮湿。今天凌晨,北京开始降雨,但持续的大雾并未散去,反而愈发浓重,记者早上7点半坐车行驶在南二环路时,能见度不到200米。

北京市气象局研究员吴正华告诉记者:“麦莎”之前为京城带来一场中雨,空气中水分充足,北京的天气状况又呈低压静风态势,雨水蒸发后的水汽滞留在空气中,湿度达到了90%以上,达到饱和,所以11日形成了大雾。

12日,暖湿空气仍旧在低压区堆积,大雾继续弥漫,由于只打雷、下雨但不刮风,所以降雨并没有使市民感觉凉爽。“怎么下着雨还这么闷热,像是进了洗浴池。”早上出门上班的赵女士刚一走出楼门眼镜上就蒙上一层雾气。

由于天气静风稳定,非常不利于污染物的扩散,受其影响北京的空气质量已连续两天3级轻微污染,同时污染物的堆积又加重了大雾的浓度。吴正华表示,预计大雾将在明天白天随着降雨的结束逐渐散去。

据介绍,大雾是秋冬季京城经常出现的天气现象,原因是夜间冷,空气湿度在气温较低的情况下容易达到饱和,而还处于夏季的北京出现浓雾需要极高的湿度条件,另外,气象专家还表示,除了大雾、暴雨、雷电天气同时叠加比较罕见外,早上8、9点钟就出现雷电的情况也非常少见。

本报讯(记者林劲松实习生刘献忠)昨日凌晨,20余名男子携带刀棍两度冲进广州黄石东路江下村一酒楼职工宿舍追砍保安。昨日凌晨2时许,3名保安被追砍中躲进宿舍房间,顶死房门。这伙人竟砸烂宿舍后窗玻璃泼入汽油,纵火点燃。两名保安被当场烧死,一名保安被烧成重伤,还有两名保安被砍伤。事件原因目前未明。

东海海鲜大酒楼的员工宿舍位于黄石东路江下村大塘大街一幢五层大楼里,酒楼共有13名保安,其中10人住在103房间。酒店其他工作人员住在上面的楼层里,樊小姐住二楼。前晚10时30分许,她刚准备睡觉,突然听到楼下传来嘈杂声,她站在走廊上往下看,吃惊地发现“一伙人手上有的拿着刀子,有的拿着棍子,在街上追打我们的保安”。樊小姐说,双方对打了10多分钟后,那伙人离去,至于为何发生打斗,她不清楚。

凌晨两点多,睡梦中的樊小姐突然被嘈杂声惊醒,先是听到汽车的声音,然后楼下就传来刀棍打斗的声音,间或还有玻璃被砸碎的声音,她说自己很害怕,只敢躲在房子里。住在附近的吴先生也被惊醒,他起床往下面一看,只见20多人围在酒楼宿舍楼下,他说那些人拿着30多厘米长的西瓜刀,冲进宿舍楼,到处追打保安。保安也拿着铁棍还击,但很快败下阵来,好几人被砍得鲜血淋漓。

吴先生说落了下风的保安到处跑,当时3名保安躲进103宿舍,袭击者用脚踹、用棍撬,但无法弄开房门,就用铁棍砸开窗户玻璃。记者在现场看到,这幢楼一楼的窗户玻璃几乎全被砸碎。到了凌晨3时许,几名拉客仔骑着摩托车路过,吴先生看到,几名男子上去夺过摩托车,将油缸里面的汽油倒入一个塑料瓶里,走到房间后面的窗户边,将汽油倒进房子里,然后点燃。

“火一下就燃起来,他们拿着刀棍守在门前,不让里面的人出来”,吴先生说,先前已多次报警的他此时再度报警。

“楼上的人全都起来了,但没有人敢下去帮忙”,樊小姐说,眼见烟雾越来越大,人们开始往楼下冲,但那帮人守在楼梯口,不让大家下去。“过了五六分钟,听到警笛声,那帮人才耀武扬威地离去!”樊小姐说,直到此时,楼上的100多名员工才匆忙逃下楼。

消防车很快赶到现场,迅速扑灭了屋内的火,里面的东西已经全被烧尽,铁门边堆着保安们用来挡门的几张高低床。在靠近窗户的两张铁床边,消防官兵发现了两具被烧焦的尸体,另一保安躲在门后幸免于难,但背部也被严重烧伤。随后陆续有警察赶到,现场被封锁。

昨天中午,记者在医院见到被烧伤的保安。他趴在病床上,背上和双臂上大片的皮肤已被烧脱落,往外渗着水;头发被烧焦,嘴巴和鼻子也被烧伤,不能说话,嘴下一块白纱布被面部伤口流出的体液染成黄色。医生说,他全身30%的皮肤被烧伤,伤势为深二度烧伤。

在旁边照顾他的同事方世羊介绍,身亡的两名保安一个名叫李刚,来自湖南,今年年仅20岁;另一个名叫黄炎华,湖北人,刚到酒楼上班十多天。记者了解到,被砍伤的分别是酒楼保安的正副两名队长,他们一人左手背部被砍伤,一人背部被砍伤,但对于事发原因及经过,他们都不愿谈及。

昨天中午11时许,警方带着一名双手被铐的白衣青年男子来到江下四约六巷,进了一幢出租屋。约半小时后又将该男子带离。

●1.2元/公里车型,每车每月补贴新增240元;1.6元、2.0元/公里车型,新增300元

●北京出租车租价调整方案正在抓紧制定,交通部门表示出台时间暂不确定

本报讯(记者刘洋)从8月10日起,出租司机将额外得到240元到300元不等的临时燃油补贴,新增的补贴由政府和出租汽车企业共同承担,各出50%,个体出租汽车户同样享受新增补贴。同时,北京市政府正在抓紧制定研究北京出租小轿车租价调整方案。

据悉,北京市运输局已向各出租汽车企业、各个体出租汽车管理站发出《关于做好出租小轿车临时燃油应急补贴发放工作的通知》。出租汽车行业的临时燃油应急补贴由政府和出租汽车企业(个体出租汽车户)共同分担,补贴标准是在企业原有燃油补贴的基础上:1.2元/公里车型,每车每月补贴再增加240元;1.6元/公里和2.0元/公里车型,每车每月补贴再增加300元。个体出租汽车户同样享受新增补贴出租小轿车租价调整后,取消燃油补贴。

据《北京日报》报道,今年来,受国际石油价格攀升的影响,国内油价上涨,给北京出租汽车行业带来较大影响。对此,市委、市政府决定抓紧研究制定本市出租汽车行业应对油价波动的长效机制,科学合理地设计出租小轿车租价调整方案。方案出台前,从8月10日起对出租汽车行业实行临时燃油应急补贴。

据市出租汽车协会有关人士介绍,出租小轿车租价调整方案,并不是广大市民中想象的只调整出租车的基价,而是要制定一个价格调整的长效机制,基价只是一部分,还有燃油、人工、维修、经营等各方面成本增加所带来的影响和应对方案。北京市发改委等部门早在一年前就在向各方面征求调整方案,由于燃油价格的急剧增长,给企业和政府都带来了巨大的压力,既然此次出台的是临时应急补贴,相信出租小轿车租价调整方案出台时间不会太长。不然一些出租企业就会出现经营困难的局面。同时,按照国务院应对燃油涨价的方案也规定,政府、企业、市民三方共同承担燃油涨价带来的成本增加。

北汽的耿师傅认为,虽然去年10月也进行了一次燃油补贴,每月每车220元。油补涨了,但相比不断上涨的油价来说,司机负担还是增加了。耿师傅说,“如果将打车的费用上调一些是比较合理的,但调价的幅度不要太大,否则大家都不打车,生意还是不会好起来。”交通部门表示,对于出租车调价方案问题,由于涉及数据测算等具体问题,调价幅度、出台时间等暂时无法确定。

2005年8月8日,瑞士苏黎士动物园内,大象宝宝法希姆被发怒的大象父亲马克西用鼻子抛了起来,并摔在墙上。大象妈妈因迪神色从容,静静地观察着大象父子之间的第一场“对抗战”。图为大象用鼻子把小象抛起摔在墙上。

8月1日,当胡京玉怀揣着合约从北京上路的时候,信心十足,按照事先与喀纳斯环境与旅游管理局签定的这份合约,他认为自己一定能带领队员下潜喀纳斯湖。不过,胡京玉的目标决非潜水那么简单,而是更明确,他不惜驱车5000公里,拉着所有的潜水设备,到喀纳斯湖去找寻的,其实是那神秘已久的“湖怪”。

喀纳斯“湖怪”是当地流传已久的传说,过去曾有多次冒出水面的记录,它最近一次出现的时间是今年6月7日19时50分左右。而由胡京玉带领的这支从北京出发的探险队,此行的真实目的是试图寻找喀纳斯“湖怪”的真正面目。

8月6日下午,喀纳斯的青山绿水都笼罩在一片云雾之中,天空开始下起小雨,胡京玉终于开车到达了喀纳斯环境与旅游管理局。下车后,胡京玉急匆匆跑进管理局办公室,但当他从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却是一脸的怒气——探秘活动竟然遭到了拒绝。

胡京玉的潜水队包括他在内有4名队员,他们都具有丰富的潜水经验。领队胡京玉在2004年5月曾潜下了秦岭之巅的大爷海,创下了海拔3590米冰川湖泊冰潜世界纪录。

“我最恨不讲信用的人!我是完全按照合约办事,合约到今年10月1日为止。”胡京玉愤愤地告诉记者,那份一直揣在怀中的合同是去年签订的。当时喀纳斯环境与旅游管理局特意向中国潜水运动协会发去了邀请函,邀请潜水队员到喀纳斯湖进行水下考察。身为中国潜水运动协会注册潜水教练的胡京玉接受了邀请并与他们签定了合约。

对于这个问题,胡京玉言语谨慎,但记者从他口里零星探知,喀纳斯环境与旅游管理局的领导互相推诿,没有人愿按照合约办事。

当地一位熟知管理局内部情况的人士向记者介绍:“也许胡京玉手中有管理局和他签定的合约,但没有经过管理局一把手同意,他还是没有办法下水。”

听到被拒的消息,跟随胡京玉前来的潜水队员张玉军带着怒气说道:“不让我们下水,为何不早说。我们从北京开车到喀纳斯,5000公里啊!就是越野车俱乐部的成员都不敢这样开!我们每天要在路上开10多个小时,这才按既定时间赶到了这里,一路上我们遇到的车祸就不下30起。可是现在不让潜就不潜啦?!”

“毕竟真要搞清楚‘湖怪’的真实面目,喀纳斯就将失去它的神秘性了。”胡京玉这样劝着队员。

针对潜水队被拒一事,喀纳斯环境与旅游管理局资源整治科科长史文军在接受晨报记者采访时透露,去年7月份,管理局确实发出邀请函,请胡京玉带潜水队来喀纳斯潜水,但合约中只要求潜水队对喀纳斯湖的水下森林等水下生态情况进行考察,并拍成资料片,从未提及探秘“湖怪”。史文军说:“按照合约下水,就应该由管理局发布消息。现在搞得这么大,潜水队还没到喀钠斯,网上已铺天盖地都是探秘‘湖怪’的消息。这有悖我们的初衷,我们管理局很被动。”

史文军认为“潜水队探秘‘湖怪’”的说法是在炒作。他说:“我们喀纳斯整个湖面就有45平方公里,一个潜水员下去,那是多么渺小啊!碰上‘湖怪’的可能比中彩票还小。”

新疆生态协会理事潘先纲称:“潜水队在去喀纳斯之前,曾来找我们咨询过关于‘湖怪’的事情。我看过他们的设备,他们的设备也就能下潜二三十米吧,但喀纳斯湖平均水深都在90米左右。虽然‘湖怪’曾多次现身湖面,但从来没有伤人的记录,可以说它应该是非常狡猾的。它不会因为有人下潜,而主动游到你身边让你看的。我个人认为他们潜水碰到‘湖怪’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既然管理局知道潜水队即使下潜也不大可能会发现“湖怪”,为何又千方百计阻拦他们下水呢?)

知情人士向晨报记者透露,其实管理局里的很多人也想搞“湖怪”探秘,但更想搞得大一点,好好把喀纳斯宣传一下。到时管理局要组织几百家媒体来报道,还要请电视台搞现场直播。

据了解,截至7月底,喀纳斯今年接待中外游客已突破22万人次,同比增长23%。相对于变色湖、云海佛光、枯木长堤、水下森林、图瓦人等景点而言,“湖怪”更是排在吸引中外游客前来喀纳斯旅游观光之首。

另外,记者从有关方面了解到,去年管理局就有一个联合探秘的计划,而实施水下探秘的就是胡京玉带领的潜水队,但最后因为负责策划该活动的公司没有筹集到足够的资金,只好取消了那次活动。喀纳斯环境与旅游局对外也宣称取消探秘是因为条件不成熟。而胡京玉的这次行动则是个人的行动,他几乎抛开了策划方,直接拿着潜水合约找到了喀纳斯环境与旅游局。

万里迢迢地把潜水设备拉到了喀纳斯,潜水队当然不想就这样算了,胡京玉为此进行了“不懈的努力”。花了两天,胡京玉虽仍没说动当地管理部门,但还是要到一艘船。管理部门答应让他带着他的3名队员张玉军、苏岩和高速(女)到湖面上转一圈,算是一次“湖面考察”。得到船的胡京玉自信心增长了很多——因为只要有船,潜水队就有可能抛开管理局,偷偷下水。

8月8日下午4时,胡京玉开车拉着所有的潜水设备来到了湖边,但他并没有急于把这些设备搬上船,他和潜水队员们只带着水下照相机、摄像机到了管理局给他们准备的船上。上船后,潜水队员兴奋起来,纷纷用自己手中的机器拍起喀纳斯湖的美景。胡京玉提醒队员:“大家要密切注意啊,有些东西可能稍不留神就拍不到了。”其实潜水队员对这次“湖面之游”还充满着一份期待,期待着能够有幸目睹一次浮出水面的“湖怪”。

湖面上,驶过一艘艘满载游客的游艇,但期待的“东西”始终没有露面。胡京玉让驾驶员将船停在三道湾的湖面上,“湖怪”曾有多次在这个地方出现。船停后,大家都努力在湖面上搜索,但除了浪花,其他什么东西也没有。

望着面前美丽而神秘的湖水,胡京玉的表情有些黯淡。潜水队员高速特意用手试了一下湖水的温度,说道:“面对湖水,我总想潜下去!”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