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兴宁透水煤矿积水仍在上涨 102人生还渺茫

2015-11-08 10:53:02 来源:娱乐天地

52.5%的公众得出结论:近年来中国竞技体育的道德逐渐败坏。这么悲观的结论,按理说大家对办好奥运会信心会受点打击吧?但调查结果显示,只有14.3%的人说自己信心变弱了,36.7%的人信心反而增强了!

8月调查的主题是“婚姻让你昏了吗”。年纪大些的人说,近几年出现的“网婚”、“闪婚”、“不婚”、“隐婚”,看着就让人犯晕。我们的调查结果发现,对这几种“新式婚姻”,公众的接受度分别是48.8%、34.1%、62.7%和52.5%———每种“婚”的认可比例都不小,可见社会的容忍度的确是高了不少。

婚姻一直是人生中的大事,现在忽然出现了这么多的“可能性”,不知是喜是忧。对此,41%的人觉得可以理解,27.5%的人表示担忧。先别忙着发表意见了,没准明天又出了个什么新词儿,还是准备学习吧。

早就有人嚷嚷中国已经步入了压力社会,那我们就来看看压力———3月调查的主题就是“你的压力大吗”。统计出来的百分比确实令人担忧:66.5%的青年人说自己压力很大,觉得“压力不大”和“完全没有压力”的两项加一块儿也仅有4%。人们最大的压力来源首先是工作(52.3%),其次是人际关系(40.4%),排第三的是情感问题(35.3%)。

2005年的一件大事就是“神六”上天又回来了。9月调查,我们及时地推出了一期调查———“你关注太空探索吗”。从调查结果可以一眼看出读者对航天事业的关注和信心:67.7%的人说自己一直关注太空探索方面的消息;86.6%的人认为“应该花大力气去发展我国的航天事业”,78.5%的人“非常愿意”到太空旅游,78.2%的人觉得2018年人类重返月球的计划“肯定没问题”。

2月调查的主题是“您怎么看社会诚信”。调查发现,85%的人有过上当受骗的经历,52.1%的人表示自己“不太相信陌生人”。

读者于道滨在寄给我们的信中讲了他的亲身经历,他说,自己也曾经对陌生人保持戒备,但“黑摩托”的事让他为自己的这种猜疑感到羞愧。“有一年春节回家,我下了火车已经凌晨两点了,只能搭‘黑摩托’回家。天寒地冻,荒郊野岭,又是孤身一人,一路上,我始终保持高度警惕,担心司机给我来个谋财害命。‘拿件衣服穿上吧。’司机师傅说。我坚持说不用。又过了一会儿,他左摇右晃开始‘飞车脱衣’,我更紧张了。‘给你,穿上吧,挺冷的。’———司机师傅居然把他自己的衣服脱下来让给了我。”

中国人最讲究“面子”,4月调查的主题便是“面子问题”。统计结果发现,20.9%的人自认为“非常爱面子”,67.1%的人说自己在乎面子问题。哪些人最爱面子呢?82.9%的读者认为,这一“最”非“当官的”莫属。本报记者谢小亮

本报讯(多伦多特约记者吴狄)12月13日,一周前被枪杀的中国留学生刘太郎和田林海正式下葬。

据媒体报道,参加葬礼的将包括专程从国内赶来的两人的亲友:双方父母、一个遇难者的姑姑、叔叔和一个友人,另外还有大使馆官员、校方代表和各华人团体的代表。

此前一天,在他们遇难的“富豪”卡拉OK厅外表示悼念的烛光闪耀。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他们的同学之外,一些白人和越南人也自发地参与了进来。

尽管死者入土为安、凶手仍然未获,但是在加拿大这样一个多族群的国家,刘太郎和田林海绝不会是倒在华人和其他有色人种矛盾中的最后两张骨牌。

时间:12月6日凌晨2∶45左右。地点:渥太华“富豪”卡拉OK酒吧。田林海和刘太郎两名中国学生因争夺洗手间与几个越南裔客人发生口角,并在洗手间门口发生肢体冲突,但被朋友拉开。之后不久,一越南男子走出酒吧,三五分钟后手持武器返回,在众人未及反应的情况下冲进中国学生所在包厢,向坐在门口处的一男生连开7枪,后又朝另一名男生头部连开两枪,致其当场死亡。而身中七枪的学生在送医院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消息传出之后,不少当地华人纷纷将猜测矛头指向越南黑帮,称他们才是幕后凶手。

一种说法是,由于该酒吧欠了越南黑帮的钱,令黑帮不满,故意到酒吧闹事。

另外一种说法是,随身携带枪支的人只可能来自越南帮派,因为出事酒吧正处华人聚居区和越南人聚居区附近,而一般的越南留学生应该不会如此嚣张。

“这是有可能的,在加拿大,越南人和华人的矛盾路人皆知。”一位在加拿大定居多年的林先生说。

据林先生介绍,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加拿大唐人街仍然是越南人的天下。虽然加拿大拥有大批中国移民,但这些人一直被主流社会所排斥,所以形成后来被称为唐人街的华人聚居区,几乎都是城市中生活环境较差、治安较为混乱的地方。唐人街本来为一些华人帮会所控制,但自从加拿大大举出现越南移民之后,越南帮派一举成为加拿大亚裔第一大黑帮,取得了唐人街的主导权。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起,著名华裔黑帮“大圈帮”成员大举从港澳移民加拿大,由于他们和当地最大的白人黑社会帮派有合作,加之成员纪律严明、心狠手辣,成功取代越南帮派,成为最令加拿大警方头疼的亚裔黑帮,并在不少城市将越南黑帮赶出了唐人街。

十几年以来,随着世事变化和警方打击重点不同,华人帮派和越南帮派影响力各有消长,其缠斗也从未停息。以致本次枪击中国留学生案发生之后,加拿大当地英文媒体的第一反应,竟然皆暗示这可能是帮派争斗。

“每当有新的中国人来,我们都会告诉他们,不要随便招惹越南人,很可怕。现在华人街区附近经常可以看到亚裔的小混混,染着各种头发,穿得很酷,还带着各种饰物。”林先生说,“我们自己都是规规矩矩人,自然无法和黑社会争斗。尽管华人社区里面也有各种混杂帮派,但大家毕竟同根,相对熟悉,还能说说话。但是越南人本来就因为帮派利益的斗争,对中国人都不喜欢,有的新移民还语言不通,这样一旦闹事,结果就很难说了。”

据渥太华当地的华人回忆,近几年当地曾经多次发生越南黑帮以各种理由欺侮华人的案例,但直接开枪杀人,这还是第一次。

“我猜这两个孩子不知深浅、年轻气盛,才会和黑帮成员发生口角。”林先生说。

来自公开渠道的报道证实,这两名留学生虽然来自中国相对贫穷的内蒙古和青海省,但自身家境均不错。刘太郎是亚岗昆学院的学生,主修经济。他曾于今年10月份参加渥太华2005年业余歌手卡拉OK大奖赛,颇受同学的欢迎。而田林海则是卡尔顿大学的学生,正开始攻读经济学课程。田平日性格随和,和同学朋友都相处良好。

但他们没有意识到的是,周围的环境正在发生变化。今年以来,一向治安不错的渥太华已经发生了六起命案,有的华侨猜测,其背后可能有黑帮争夺地盘的阴影。而作为亚裔黑帮传统的必争之地,整个唐人街连一个治安监督摄像装置都没有。

但作为初生牛犊的中国留学生,显然对当地社会的暗流并不熟悉,正如《渥太华公民报》的报道标题所说——《他们本来以为加拿大很安全》。

“‘富豪’在当地已经算很不错的酒吧了,以前也没有什么负面新闻。”曾经在渥太华留学一年的刘吉介绍。他记得他两年前在渥太华时,也经常光顾“富豪”。“在那里的基本都是亚裔的年轻人,不知道为什么,亚洲人都喜欢唱卡拉OK。我曾经在那里也见过一些越南小混混,但是没有发生过什么冲突。曾经有人跟我说,你不要总去那样的地方,毕竟鱼龙混杂。但是我一是对加拿大的治安还算有信心,和中国一些城市比起来,加拿大的犯罪率低得惊人。其次,没有去过渥太华的人不知道,那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城市,娱乐活动和夜生活极其贫乏,学习不紧张的时候,大家总需要有一些消遣吧。”

对于此次命案发生,刘吉坦言非常吃惊,他表示他呆在渥太华的时候,甚少有中国学生会和越南人发生冲突,“平时基本井水不犯湖水,一旦有了什么事,忍得一时算一时。毕竟不少越南小混混都是在加拿大长大的第二代移民,没有上过什么学,打起架来不要命,我们和他们斗很吃亏的。”

所以,刘吉猜测本次遇害的两名中国学生可能是“喝了酒”,或者“一时冲动”,“黑帮混混基本都能从打扮上看出来,哪怕在中国的酒吧,我想也很少有学生会和几个当地混混直接冲突,而且报道说这两人都性格温和,应该不是会为了一个洗手间争强斗狠的人。”

国民党在台湾县市长选举中大胜,巩固了马英九作为2008年蓝营“总统”候选人的不二地位

台北市长马英九高票当选国民党主席后不到五个月,其首次政治“大考”即赢取佳绩。12月3日,台湾岛内“三合一”(县市长、县市议员、乡镇市长)选举结果揭晓,已在野五年的国民党大获全胜,蓝旗飘扬在整个北台湾上空。

“大家觉得士气大振,信心起来了。”12月5日,国民党中常委、“立法委员”李纪珠在接受《财经》电话采访时,话语中仍显出相当振奋。

庆祝之余,55岁的马英九仍旧保持着他那招牌式的冷静与清醒。“高兴一个晚上就好了,明天还要继续干活。”这是他向广大国民党员发出的信息。

在此次岛内县市长、县市议员和乡镇市长选举中,国民党的胜利都超过了预期。在最为外界关注的县市长选举中,国民党赢得全岛23个县市中的14席,已过半数;加上其“泛蓝”盟友亲民党、新党和无党籍各得一席,蓝营总共赢得17席,远超过执政的民进党所得的6席。

由此,从政治版图看,自台湾中部偏南的樟化、南投、花莲一线以北全部飘蓝,处于“泛绿”包围中的嘉义市和台岛东南的台东县,也都为“泛蓝”赢得。蓝营更保持了在连江、澎湖、金门三个外岛县的领导权。

对于国民党来说,此役最大的现实收获,应是国民党籍候选人周锡伟赢得了台北县长的席位。台北县人口超过368万人,占全台湾2300万人口的六分之一,被视作岛内第一大“票仓”。民进党已经在此执政16年之久,而从国民党夺回台北县可以看出选民人心变动,对2008年岛内“大选”有重要指标的意义。而宜兰县和嘉义市等民进党执政数十年的地区此次“转蓝”,还有相当强烈的心理效应。

李纪珠说,选前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国民党在宜兰县、樟化县和嘉义市等几个县市都领先,但“看好度”却都输给民进党,“这显示选民对我们还是没有信心。”而国民党最终在这几个县市胜出,大大增强了选民和党员对国民党的信心。

对于此次国民党大胜、民进党大败的原因,岛内外的分析家意见基本一致:陈水扁上台五年多来,政绩乏善可陈,台湾经济停滞不前。选民对只会“拼政治”、打口水战的民进党高度失望、不满,这是泛绿失宠的根本原因。而2005年下半年执政当局爆出的种种政治丑闻,更重创了民进党赖以起家的“清廉”形象。

“前几年民进党执政能力低下,还可用所谓‘干净’来保留部分选民的支持。但现在他们连‘干净’也没有了,自然遭到选民抛弃。”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政治研究所所长孙云对《财经》说。

在民进党牵涉的多起丑闻中,影响最大的莫过于“高捷弊案”。今年8月,台湾从泰国引进的修建高雄捷运(地铁)的劳工因不堪工头克扣工资、生活条件恶劣而发生骚乱,在台湾社会引起很大震动。在事后调查中发现,在弊案幕后,存有一班由政商巨头组成的“黑金集团”,被媒体和在野党陆续曝出的涉案者,包括陈水扁的心腹陈哲男、前“内政部长”余政宪、现任“行政院长”谢长廷(前高雄市长)等绿营重臣;一些调查线索甚至直指陈水扁本人。

陈水扁政府在媒体不断深入的调查下恼羞成怒,以大力追踪报道弊案的TVBS电视台有“中资”背景为借口,始而威胁吊销其执照,继而课以百万新台币的巨额罚款,落下打压新闻自由的骂名。

另外,泛绿阵营在民调一路落后的情况下,再次抛出“非常光盘”、公布国民党候选人病历等手法,亦为公众所不齿,甚至引起本阵营内部的不满。选前一天,民进党屏东县党代表黄益盟在台湾《联合报》撰文,批评民进党的“恶质”手法打选战,“足见民进党的局势堪危”。岛内不少媒体和学者在“三合一”选举之前即已指出,陈水扁已经提前进入“跛脚鸭”时期。

同国民党的士气大振相比,“泛绿”阵营在选后则表现出毫无掩饰的沮丧与失落。受马英九“如国民党当选人未过半(11席)即辞去党主席”的破釜沉舟气势所激,民进党主席苏贞昌也在12月2日喊出“不过十席即辞职”的承诺;次日,选举结果揭晓,他即黯然辞职。

民进党另一重要人物、“行政院长”谢长廷也两度向陈水扁请辞,陈则表示“全盘检讨”后再作确定。陈水扁本人在民进党惨败后,则连续多日闭门不出。

“县市长选举的大胜,强化了马英九‘泛蓝共主’的优势地位,除了增进泛蓝阵营的凝聚力和自信心,更有助于“泛蓝”进一步整合。”孙云说。

岛内外分析人士大多认为,国民党在县市长选举中的大胜,进一步巩固了马英九在2008年台湾地方选举中蓝营“总统”候选人的不二地位。

在选举中赢得大胜后,马英九近日已经开始着手巩固此次胜利。据李纪珠介绍,国民党正在筹划成立“廉政委员会”,以在党内对国民党籍当选县长进行监督,保证其施政品质,防止出现腐败;另外还计划组成督导小组,给新当选的县长上课,并选择党内有经验的县长辅导新手,提高他们的执政能力。

“马英九认为,要对得起选民,国民党就要对自己推荐的县长的品质负有责任。”李纪珠说。另外,由马英九主导建立的、以发展青年干部和吸引青年选民为目标的国民党“青年团”,也在12月6日召开了筹备会议的。由此可见,马英九在组织建设和培养执政能力方面下了相当大的工夫。

但是,国民党在大胜之后也有隐忧。几位国民党籍“立法委员”因当选县市长而即将辞去“立委”职务,且空缺的“立委”职位不能补选,因此国民党在“立法院”的席位进一步减少。在县市长选举之后,台湾“立法院”的席位总数由225席减为220席,而包括国民党、亲民党和新党在内的“泛蓝”联盟所占席位,由114席减少为111席,勉强保持了在立法院过半的地位,但优势减弱。对于国民党来说,这意味着在未来“立法院”的投票中,亲民党、新党和无党籍立委的重要性将上升。

宋楚瑜领导的亲民党在此次县市长选举中,在基隆等地方也推出了自己的候选人,但国民党拒绝了亲民党提出的“避让”要求,结果也是国民党候选人击败亲民党候选人。这让一些分析人士担忧,国亲之间自马英九当选以来出现的紧张关系,可能会进一步加深。

现实的发展更加复杂。据中国新闻社报道,马英九和宋楚瑜约定在12月12日晚于国民党中央党部会面,商讨国亲合并问题。两党都倾向在本届“立委”任期2007年结束前保留亲民党招牌;国亲的实质合并的时程,将在2007年之后。这似乎显示,双方有捐弃前嫌、同心协力对抗绿营的前景。

2006年临近,国亲两党还面临着另外一个棘手的难题,即台北市长选举。2006年上半年,马英九的台北市长两任届满,国民党必须另外推出有力的候选人,以保证泛蓝对传统地盘台北市的领导权。

目前蓝营内呼声较高的可能人选,包括国民党籍的蒋孝严、吴敦义、欧晋德,以及前“行政院长”郝柏村之子、新党籍的郝龙斌。但近来宋楚瑜可能参选台北市长的传言日盛,宋本人态度也较暧昧。

鉴于国民党在这个问题上始终未有松口,且亲民党被边缘化的趋势日渐明显,台北市长人选问题可能成为导致两党争端升级的导火索。目前,泛蓝在立法机构内优势减弱,两党关系对岛内蓝绿力量对比相当重要。

对此,厦门大学孙云认为,在马英九对“泛蓝”整合采取的“强势主导”的政策之下,亲民党和新党等“泛蓝”小党不可避免存在被边缘化、泡沫化的命运,他们只有“回归正蓝”与国民党合并,才能有生存空间。国民党此次县市长选举的胜利,也体现了“泛蓝”民众人心所向。

由于美国最近两年内外交困,有不少西方媒体评论,美国开始衰落了。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有人谈论“美国衰落”问题,延续至今,这显然成了一个老话题。但如果把这个问题进行分解思考,将有助于我们理解这背后的诸多逻辑。

对厌恶美国的人来说,美国是霸权的代名词。当“9·11”事件发生时,他们“弹冠相庆”,认定这就是美国国运结束的开始———他们希望美国的国运结束得更迅速、更猛烈、更彻底。这样的想法不无理由。

人们看到,美国随意出兵推翻主权国家的政府。无论萨达姆政权曾经做过什么,世人都相信,在两年前的那个春天,它并不对美国构成迫在眉睫的威胁;在美国大军围困下,伊拉克甚至对其邻国都不形成威胁。要是说有威胁,那是美国在没有合适理由情况下,在未取得联合国授权的背景下,对伊拉克采取了“先发制人”的打击,那才对伊拉克的主权形成了威胁。

人们看到,即使是对当年曾亲手打造的联合国,当今的美国政府也可无所顾及,而将自己完全凌驾于其之上,不惜以拖延、削减会费来强迫联合国推行美国需要的政治议程。各国参加联合国,本来就是通过联合国这样的世界性政治和安全组织,通过让渡部分主权而获得全球公共安全的提高。但是当今美国的领导人已经废弃了缔造联合国的美国前辈领导的政治遗产,动辄对联合国发号施令,时常试图将其架空。

人们看到,美国经常干涉他国内政。美国一方面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又奉行长期对台售武的方针,粗暴干涉中国的内部事务。美国对于没有核武器的国家敢于干涉,它对于有核武器的国家也敢于干涉。美国自己采取可以先发制人的核威慑政策,却又不准别的有核武器国家考虑以类似的政策威慑美国,真是既专制又霸道。

责编: